赌石小说《血玉》系列(四),真实改编,原汁原味的木樨!

  • 赌石小说《血玉》系列(四),真实改编,原汁原味的木樨!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赌石小说
摘要

第四章 缘来缘去天意定钏世宝夫妻是地道的农民,早年参加过民族武装,在大山上种植过罂粟(俗称大烟,即毒品植物),后来政府禁烟后,改种甘蔗,茶叶和水果,平时就以贩

赌石小说《血玉》系列(四),真实改编,原汁原味的木樨!
第四章 缘来缘去天意定

钏世宝夫妻是地道的农民,早年参加过民族武装,在大山上种植过罂粟(俗称大烟,即毒品植物),后来政府禁烟后,改种甘蔗,茶叶和水果,平时就以贩卖一些当地的土特产、水果为生,日子过得还算凑合。

暑去秋来,转眼之间,钏世宝一家人到腊戌避难已经一个多月了。初来乍到,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工作,平时钏世宝的媳妇在家看护老人,钏世宝和两个儿子只能四处打点零工,吃喝拉撒睡都得花钱,这难民的日子也真不好过。听说跑到中国那边的难民还有中国政府的救济,而跑腊戌来的,没有人来理睬。

钏世宝总盼着战争尽快平息,好早日回家去,他偷偷回了一次小城子探查情况,但战后的小城子已变成了一个“死城”,自己的家也被流弹击中,只剩下断壁残垣。不少邻居的房屋,更是被焚烧殆尽,一片荒凉,甚是凄惨,据说政府军已经占领控制了小城子,民族武装被打败,逃到山里去了。又听说民族武装还要反攻,战争的阴影还在笼罩着,短时间内是回不去了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就在穷愁潦倒的时候,钏世宝的老婆却被诊断患上了乳腺癌,必须尽快做手术切除乳房,并进行放射治疗。腊戌医院是没有办法做手术了,医生建议送到中国才有办法手术。面对突然的变故,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借到一笔医疗费用。钏世宝能想的办法都想了,可亲戚朋友都推辞或不愿意借钱给他。燃眉之际,钏世宝竟然找到了我,我和他认识不长,也没有深交,真算是“病急乱投医”啊!

钏世宝跟我讲了家里情况并说明来意:

瑞江兄弟,这次找你借钱,我也是真没有办法啊,望你能帮帮这个大忙,”钏世宝几乎是带着哀求的语气跟我说:“你能帮我保住我那婆娘的命,我们都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啊!”

钏大哥,你千万别这样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比吃斋拜佛还强。”

说心里话,我一时也拿不准到底是帮还是不帮,要怎么帮:

“要不,我帮你也问问刘一刀,你们是一个村子的邻居,如果他方便的话,我们一个给你凑一点吧。”

“不瞒你说,瑞江兄弟,这个病大概也是要花五、六万块的,一刀那里我已经找过他了,他也很困难,不过已经答应借给我一万元了,真的已经够意思了,你就别再找他说了,”钏世宝亮明了想法:“如果瑞江兄弟你能借我5万元,我把我小城子的家产抵押给你吧。”

“钏大哥,我知道你急着用钱,等我和父母商量一下,这两天给你回话吧。”我真不敢自作主张。

“那就先谢谢你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当天晚上,我把钏世宝家的情况和借钱的事跟父母说了。

“瑞江啊,这种事情,你就别去掺和了,现在这社会,端饭喂狗反被咬手的事,我见多了。再说,他家那样的情况,什么时候能把钱还回来都不知道,家里这几个钱,等着用来给你结婚过日子用的。”老爸的口气,听着一点余地都没有。

“是啊,瑞江,你爹说的没有错,这社会上困难的人多了,帮得了这么多?你跟那个钏世宝,才认识多久?连底细都不清楚,千万别犯傻了。”老妈历来都是和老爸同声出气,也难怪一辈子恩爱了。

“看人家也可怜,再说,人家也提出用家产抵押给我们,听说他的甘蔗园,水果园都有几十亩呢。”我还想再争取一下。

“那种打仗乱糟糟的地方,几十亩甘蔗果园值多少钱?卖给谁?谁会敢买?说不定被战火烧了呢。”老妈又是一通哇啦。

“这个事就别再说了,要借钱,没有,我们都还想着借点钱呢!”父亲有些不高兴了:“瑞江,平时用心打理好商店,有时间,你还是多考虑下惠君你两个的婚事吧,这种事情别去瞎操心了。”

说来,我这老爸老妈也不容易,辛苦一辈子,才创下这么点家业,凡事都小心谨慎,只求平平安安,这些我都能体会。

不过,为人一定要坦诚,帮得了帮不了忙,总得及时告诉别人,不能耽误人家。我只好拨通了钏世宝的电话:

“钏大哥,真不好意思啊,本来我也想帮帮你的忙,可跟父母一说,才知道,父母都安排好了,说下个月要去帮我提亲送彩礼,也得好几万啊,对不起了,你赶紧再想想别的办法吧。”我也只能这样说了,这既是事实,也是措辞吧。

“瑞江兄弟,没有关系,你也有心了,我知道你也有你的难处,”听得出,钏世宝的话中并不带有怨气。

“瑞江兄弟,明天上午你可以到我家来一趟吗?我们有个事情想跟你聊聊。”

“什么事情啊,你现在说嘛,我明天可能事情多呢。”我猜着钏世宝大概还想缠着借钱的事。

“你来了再说吧,这事,我想你可能会有兴趣听的,记着别忘了,我老父亲有事想和你聊聊。”

这钏世宝,还跟我卖关子呢。或许还真有什么事呢,我心里隐隐的有种什么预感,似乎我和这钏世宝之间会发生点什么事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到达钏世宝家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等我,钏世宝的老婆萎靡不振的躺在一把破旧的藤椅上,我感觉,除了病痛折磨以外,大概精神也垮塌了。打过招呼后,钏世宝就把我单独带到了他老父亲的房间里:

“老爸,瑞江哥来了”。

钏大叔,找我来有什么事?”我自己拉了只木凳坐在了钏祖根的床边。

“瑞江贤侄,今天请你过来,有些唐突了,”钏祖根把枕头垫高了点,两眼看着我说:“这本来是我们自家的事,但事已至此,危难之际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”

“有什么事,你尽管说吧,钏大叔。”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,他们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要给我说什么事。

“前段时间,你不是来我家看过这块磨刀石吗?我先给你说说这块磨刀石的来历吧。”钏祖根垂下眼帘,叙说了这块磨刀石的故事。

赌石小说《血玉》系列(四),真实改编,原汁原味的木樨!
原来,这磨刀石要追溯到钏世宝的曾祖辈那一代人了。钏世宝的曾祖父叫钏加昌,是个“马锅头”(就是用马匹驮运货物搞运输的人),初期家境还算好,养了好几匹骡子,在小城子、腊戌和中国的临沧思茅一带贩运茶叶和日用百货,日子还算小康,后因得罪了当地土司,违反了土司律法,坐了两年大牢,骡子全部被没收了,于是家道逐渐衰落。

钏加昌被放出来后,在小城子是暂时呆不下去了,辗转到了中国的腾冲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在著名的道教圣地云峰山出家入道,修行了三年。后迫于家中妻小生活无依无托,还俗受雇于段姓财主家,专门“赶马”,长年累月在保山、腾冲、密支那一线从事货物驮运。段财主家是腾冲的大户,拥有田产千亩,佣人几百,还从缅甸密支那购买翡翠到腾冲加工,再卖到南洋(现在的东南亚国家),家财万贯,势力强大,甚是了得。这块磨刀石就是钏加昌从缅甸密支那用骡子驮运到腾冲的。

钏加昌在段财主家做工数年,忠诚老实,勤勤恳恳,吃苦耐劳,深得段财主家的信任和厚待。后来,钏加昌离开腾冲回缅甸小城子的时候,段财主家除了一分不扣的结算工钱外,还送了她一匹马和一块翡翠石头,并告诉他说,这是一块上等好玉,以后卖了,就可以衣食无忧,安度晚年了。钏加昌骑着这匹马并携带着这块翡翠石料,走了九天才回到小城子。这块翡翠石头就是这块磨刀石。

到了钏世宝的祖辈和父辈两代,由于战乱频发,参加过土司武装,也参加过民族武装,平时搞农业生产,战时扛枪上战场,过得颠沛流离,将近90年间,虽然搬过几次家,这块磨刀石一直保存了下来,平时都是随意放在院子的角落,偶尔用来当磨刀石使用。

钏加昌叹了口气接着说:“我祖父钏加昌去世之前,留下过交代(也即遗嘱),要求把这块翡翠,一代代的传下去,除非我钏氏后人遇到了人命关天的大灾难,不得随意卖出,”说到这,钏祖根眼睛湿润起来,声音也略带哽咽:“这块翡翠,传到我手上已经三代,到世宝是第四代了,唉。”

“钏大叔,我想不通的是,既然是这么贵重的一块传家宝,怎么你们就这样随意丢在院子里,当磨刀石呢?”听了钏祖根的叙说,我不禁产生了好多疑问:“还有啊,既然是传家之物,怎么世宝大哥都不知道这翡翠的来龙去脉和你们的组训呢?”

“瑞江贤侄啊,这个你就不懂了,几代人近百年,社会动荡,兵荒马乱,世道险恶,如果把它当宝贝,你说还能流传到今天吗?随意放院子里,它就是块普通的石头,没有人会去记挂它,反而安全。”

钏祖根说着,看了儿子钏世宝一眼:“传到世宝是第四代了,本来也打算在我死之前把这些告诉你的,唉,大概是天意了,天意难违了。”

“此话怎讲?钏大叔。”

“常言道,事不出三啊,想来,这块翡翠与我们钏家也只有三代人的缘分,缘来缘去,顺遂天意了,”钏祖根不无伤感的说:“瑞江贤侄,你也看到了,现在我们钏家多年的家业被战火焚毁殆尽,被迫流落异乡,我卧床多年,一病不起,现在儿子媳妇又患上了难治之症,真是到了水深火热的危难之地,这算是我们钏家人命关天的大难了。”

“钏大叔,那你的意思是?”

“翡翠是有灵性之物,既然我们钏家与这块翡翠的缘分已尽,我们乐意放手,替它找个可靠的归宿,找个有缘人。一来顺应天意,二来也对我们钏家列祖列宗有个交代。”

“是啊,人世间的很多事情,都是人算不如天算的,”我附和道。

“瑞江贤侄,要不是因为战乱,我们也不会相识,我还要感谢你在战乱时候的搭救,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,我认准你就是那个有缘人,你是个有品德有爱心的人,我们想把这块祖传的翡翠托付给你,希望你用心收藏,珍惜缘分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“这么珍贵的祖传之宝,我可担待不起啊,钏大叔,再说,我也无力购买啊,”我顿感沉重起来:“你们还是另寻他人吧。”

“贤侄你放心,我们不是要卖给你,我们只是要把它托付给有缘人。无缘之人,再出多少价,我们也不会卖的,”钏大叔接着说:“至于我们家现在的灾难和困难,俗话说的好,人品如玉,相信你会有一颗象翡翠一样冰清高贵仁爱之心。”

“你错夸了,大叔,那就随缘吧,感谢你们一家对我的看重,不过,这么重大的事情,请容我三思。”

“可以,希望你三天之内答复我,另外,我要告诉你的是,今天我们三人的谈话,你一定不能外传,有的事,天机不可泄露啊,切记。”

“一定,放心。”

听了钏祖根的一席话,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接受了宗教圣洁的洗礼一样,屋外的阳光已洒满了我回家的路。

(待续)

赌石小说《血玉》系列(四),真实改编,原汁原味的木樨!